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鐵礦石價格大漲究竟緣何

業內人士怒懟投機炒作偏見

2019-6-28 9:08:59 作者:王 寧

隨著鐵礦石價格上漲,“需求在下降,價格在大漲”純粹由“資金炒作”造成的偏見和“甩鍋”言論也時現個別人士之口。

業內人士指出,這種觀點不僅與今年以來鐵礦石市場供應偏緊的種種表現相悖,也在期現價格推演邏輯上存在明顯漏洞。尤其是,在對期貨市場功能、機制、現狀缺乏基本認識的情況下,過分夸大期貨市場投機效應,無視其價格發現與風險管理功能在國民經濟發展中的正確定位,實不可取。

對事實視而不見

首先,觀點混淆了長期需求與短期需求兩個概念,無視鐵礦石市場基本面短期緊張的基本事實。

相關市場人士表示,鐵礦石從年初上漲至今,無論是期貨指數還是現貨普氏指數漲幅(漲幅為62%)均已超過50%,根本的原因在于現貨供需矛盾的不斷加劇,推動鐵礦石價格持續上漲。

“由于今年鋼材產量一路向上,粗鋼增量在10%左右,疊加供給偏緊,使得鐵礦石今年供需缺口較大,前5個月中國港口庫存已經降了2000萬噸。”永鋼資源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志斌說。

據《證券日報》報道,在供給端,據本鋼集團銷售中心期貨貿易部副部長孟純介紹,從2013年鐵礦石供過于求的趨勢形成,一直到今年VALE礦難,全球鐵礦石供應過剩的局面已經持續了6年。在這6年內,大部分中小礦山和國產礦山均因虧損以及難以與4大礦山企業抗衡而減產或關閉。

在孟純看來,我國鋼材需求的持續增長,以及大周期鐵礦產能及投資的減少,共同推動了鐵礦石價格上漲。“年初巴西淡水河谷礦難,導致大面積礦區關停,同時澳大利亞兩大礦山必和必拓和力拓受到颶風影響減少發貨,從今年年初開始,進口的鐵礦石出現大量貨船延期的情況,春節以后到港的鐵礦石量明顯出現下滑,隨之價格開始出現上漲,世界主要三大鐵礦石出口礦山在同一時間減少發貨量在5000萬噸,從而導致了全球鐵礦石供應緊張。”她認為,在此情況下,無論是貿易商還是鋼廠,船期和長協都不同程度地進行了延期,這個延期導致時間錯配,影響了大約1500萬噸的量,最終導致供需緊港存大幅去化,鐵礦石價格大幅拉漲。

“從現在的市場供需來看,2019年鐵礦石已經從供大于求轉向供不應求。而彌補供應數量缺少的平衡辦法之一,就是提高鐵礦的價格即供應成本,而提高鋼材的成本,導致鋼廠利潤下降直至虧損,減少粗鋼產量,減少對鐵礦的需求。”大有資源公司總經理梁若東介紹。

“炒作”結論顯得蒼白無力

另外,有觀點在對期貨市場現狀、功能、機制等缺乏基本了解的情況下,認為鐵礦石價格上漲是資金投機的直接結果。

據wind數據,截至6月22日,大連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結算價為822.5元/噸,較4月1日上漲29%。與此同時,鐵礦石62%普氏指數價格從87.9美元/噸漲至116.4美元/噸,漲幅32%。境外普氏價格漲幅高于大連鐵礦石期貨。

從上述數據不難發現,鐵礦石期貨與現貨價格并不存在所謂的“背離”,現貨價格漲幅高于期貨價格。

光大期貨研究所黑色研究總監邱躍成對記者表示,今年期貨價格一直比現貨價格低,而且上漲過程中期貨價格增速慢于現貨價格。另外,為維護市場平穩運行,近期大商所推出多項措施。

“鐵礦石價格處于相對高位,將刺激鐵礦石的新增供給。巴西淡水河谷潰壩事件緩和后,從近期官方一系列表態看,也存在復產的可能性。所以鐵礦石期貨遠月價格呈現逐月遞減的價格結構是合理的。”張志斌說。

此外,早在2012年生鐵產量6.64億噸,粗鋼產量7.24億噸,鋼材產量連年上漲。鐵礦石普氏價格曾從2012年9月份一路上漲至年底的144.50美元/噸,漲幅超過50%。彼時鐵礦石期貨并沒有上市。

傷害實體說法不攻自破

有觀點稱“今年鐵礦石價格的大幅上漲,主要是受國內期貨的價格引領,這給實體經濟帶來了嚴重的損害。”對此,多位鋼企人士現身說法,讓這一說法不攻自破。

蔡擁政對記者表示,鐵礦石期貨是鋼廠進行價格發現和風險對沖的工具,它的優勢是市場信息反映充分,流動性好,成交活躍。對鋼廠現貨運營具有價格指導和對沖成本上漲的作用,也優化了鋼廠的現貨運營模式。企業用基差貿易模式能夠深化應用,可以起到逐步改變現有鐵礦石現貨定價機制的效果。

他表示,當前市場期貨價格主要基于基本面運行,期間波動會受宏觀、匯率、突發事件等因素影響,目前鐵礦石期貨價格對現貨市場供需的代表度越來越高,已成為現貨貿易定價的重要參考。我們認為鐵礦石期貨在企業規避市場風險以及上下游市場定價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梁若東認為,在鐵礦石價格大漲行情中,大商所的鐵礦石合約起到了及時發現價格的作用。為了防止鐵礦石現貨的進一步上漲給鋼廠利潤帶來損失,很多企業利用大商所鐵礦石合約進行提前鎖定成本。

市場人士指出,今年以前,企業對于“鋼強礦弱”的價格結構習以為常,面對今年鐵礦石“牛市”應及時調整策略、主動采取應對措施。“巴西礦難發生后,我們擔心美元貨采購困難加大,及時在期貨市場做買入套保。隨后采購到港口現貨和海漂貨之后,在期貨上平倉,有效降低了鐵礦石采購成本。”張志斌在采訪中提到。

記者了解到,將商品價格大漲大跌原因歸咎于期貨市場,這并非首例。動輒讓期貨市場為現貨漲跌“背鍋”的陰謀論也一直不乏擁躉。在這種陰謀論的背后,我國粗鋼產量屢創新高這一因素,卻在鐵礦石價格大漲、鋼鐵行業利潤下降的原因中,被選擇性地忽視了。△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篮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