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鳳凰巢(小小說)

2019-7-1 11:33:47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孫守仁

金秋十月,天高氣爽,正是工程建設的黃金時節。

大胡子經理看著建橋駐地上那幾名背包落傘的打工者家屬,不由重重地嘆了口氣。工房本就不寬裕,且都是一群老爺們,她們來了,可住哪啊?

“叔叔,我們今晚住哪啊?我什么時候可以見到爸爸?”楓葉掙開媽媽的手,已跑到了大胡子面前。他瞅了一眼楓葉,沒有作答,但臉上流露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楓葉小嘴噘得老高,埋怨地說:“咋樣,我說不來,你非要來……”楓葉媽媽哭喪著臉,也覺得來得唐突。

這時,二胖子媳婦,三牤子媳婦,虎蛋媳婦,耗子媳婦也相繼來到大胡子跟前。她們紛紛從包里拿出雞蛋、紅棗、松籽,還有菊花餅,硬塞在大胡子懷里。

楓葉媽媽往大胡子身邊挪了挪,對他說:“經理,不是我們存心添亂,這都小半年了孩兒他爸也沒回家,我們實在是放心不下,便結伴來駐地看看!”

大胡子撲哧一笑,對楓葉她媽說:“妹子,你盡管放心,他們在工地上都好著呢。這不,楓葉她爸上個月發現吊車鋼絲繩卡裂紋,因更換及時,避免了一起安全事故發生,他被評為建橋大隊的安全標兵呢!”

楓葉媽一聽,臉漲得像塊紅綢子。她心想,這領導凈忽悠人,他爸在家可是個馬大哈!

大胡子見楓葉媽半信半疑的樣子,便帶她們進了工段榮譽室,指著墻上光榮榜說:“你好生瞧瞧,這是誰?”

沒等楓葉媽回話,梳著羊角辮的楓葉,尖著嗓子喊:“是我爸,是我爸……”家屬們一下把目光投向了楓葉媽,那目光既羨慕又嫉妒!

趁著大伙參觀之際,大胡子走出房間打電話,趕緊找人幫忙安排住處。只聽見大胡子說:“想想辦法吧,這么遠來了,總不能不見面就讓大伙回去啊……”

半天不見大胡子露面,大伙以為大胡子找不到住的地方,借機溜了。

正準備尋找,大胡子就進來了。大胡子曾在部隊當過營教導員,很會做思想政治工作,他感覺到了大伙對他的不信任,便笑呵呵地說:“大伙千里迢迢地來到這里,我今天下午就不去工地了,陪你們好好說說話!”

接著,一一認識了二胖子,三牤子的家屬……

大胡子將工人們的情況一個一個的講給大伙聽,他說:“別看他們是農民工,但個個都是能工巧匠。二胖子擅鉗工,三牤子焊接技術好……”

楓葉肚子餓得咕咕直叫,她悄悄扯了扯媽媽的衣服,說:“媽,我餓了。”

楓葉媽媽從蛇皮袋里掏出兩塊菊花餅,楓葉連忙擺手。心想,好不容易來趟城里,我可要留著肚子多吃點好吃的。

大胡子看出楓葉的心思,對大伙說:“今天晚上我請客,咱去城里最好的館子吃!”此話一出,工棚里頓時沸騰起來。楓葉嗓音最尖,只見她手舞足蹈的,簡直比過年還要高興。

楓葉媽是個有“心計”的女人,她沖大伙一通擠眉弄眼后,跟大胡子說:“你可別糊弄我們,下不下館子無所謂,先把住的問題給解決了。”大胡子連說放心、放心。

吃過晚飯,大胡子提出要帶大伙去夜市逛逛。但大伙一心想著晚上住哪兒的事情,也就沒了興致。

回到駐地,大伙便愣住了。只見緊挨簡易房南側的空地上,豎立起了幾頂紅藍相間的帳篷,就像一朵朵色彩斑斕的蘑菇花;帳篷前搭了個簡易門樓,文芻芻的寫著“鳳凰巢”三個字;下工的男人們早已打扮得利利索索,站在帳篷前,迎接她們“回家”。

夜深了,喧鬧的駐地寧靜下來。月亮悄悄的爬上了梢,在朦朦朧朧的月光里,靜靜的聆聽大自然奏出的美妙樂章,沉浸在這溫馨浪漫的夜色中……□

返回新聞
篮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