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兒時您背我 老時我背您

2019-6-24 9:21:47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 倪小紅

父親出車禍了,如同晴天大霹靂砸到我頭上,我和正在煤礦上班的哥哥連夜趕到他的身邊,當我看到額頭上裹著紗布,胳膊裹著石膏,看見我和哥哥還忍著疼痛強帶微笑的父親時,瞬時我潸然淚下。

我仔細端詳父親的面孔,原來在過去的幾年里,只忙于工作的我們,卻從來沒有注意過父親什么時候開始變得如此蒼老,蒼老得如此之快,無論我們怎么努力,我們成長的速度卻始終追不上父親老去的速度。

父親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小時候家里窮,父親姊妹又多,他很小的時候就被過繼到一輩子沒有結婚的三爺爺家。父親沒有上過學,但骨子里透著一股靈氣,看啥會啥,很小的時候就到生產隊去掙工分,學手藝養家糊口,凡是農活沒有他不會干的。他也從來不去求人,事事親自干,事事能干成,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有本事人。

從小,父親就告訴我和哥哥,他自己沒念過書,一輩子吃虧在沒文化上,希望我們好好學習,將來有一個好的著落,有一份像樣的工作,不要一輩子老在土地上刨吃的。

1997年是我最難忘的那一年,我和哥哥同時上學,我上高中,哥哥上中專,我們倆的學費需要四千多,等到走的那天,我看著父親跑遍每個房子,當給我倆錢時,我看見了父親斑白的頭發上滲出了汗水,黑里透紅的臉上不知何時又爬上了皺紋,他左手捏了一把百元的、十元的、二元的和一元的鈔票,右手攥滿五分、二分和一分的分分錢,看著父親的雙手,我的眼睛潮濕了,父親太不容易了,我知道這四千元全是父親一分一分積累了十幾年的血汗錢。

父親快速衰老是從母親得病去世后開始的。2000年母親去世了,屋漏偏遇連陰雨,爺爺在同年又得了半身不遂,爺爺一躺就是8年,8年中父親從未間斷對爺爺精心地照料,給爺爺喂飯、洗澡、洗衣服,背著爺爺進進出出。那時爺爺脾氣很不好,每天總會把衣服弄臟,把家里弄得一團糟,但父親從未抱怨過,總是以最快的速度為爺爺換衣服,收拾家務。

作為家里唯一的頂梁柱,父親承擔著家里的一切。生活中的壓力和起早貪黑的辛勤勞作過早地奪走了父親臉上的笑容,皺紋和白發也都慢慢爬上了他的臉頰,背部也慢慢地駝了起來。我那個時候很想為父親做點什么,但是父親卻極力反對,要我用功讀書,不用操心家里的事情和錢的問題。最困難的時候,我和哥哥同時上學,爺爺患病在床,一年的花費需要父親辛勤勞動四五年,父親一人默默承擔,他到處借債,維護生活的最基本開支。

生活很艱難、苦澀,但父親并沒有嘆氣,沒有失望,沒有消沉,沒有埋怨,他用自己瘦弱的身體支撐了整個家,直至我和哥哥成家立業,他承擔了生活所給予的一切負重。

爺爺走后,父親徹底變成了一個滿頭白發的老人。長大的我和哥哥都到了黃陵礦業公司,都有了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工作之余我們想將父親接過來照顧,父親卻不愿離開那個與母親、爺爺朝夕相伴的家。我和哥哥鼓勵他再找個老伴,父親擔心為我們增加負擔,一直拖著不找,直至我和哥哥把姑姑請出來做說客,父親才同意。現在父親和繼母生活挺幸福,每次打電話回去詢問他們的生活時,父親都是特別開心,說挺好的,不用操心。

如今,父親老了,他的背微微駝了,腿也打彎了,皮膚松弛得如快墜地的枯葉。他經常對我們說:“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但我多么懼怕這樣的自然規律出現在我的身邊,出現在我最愛的親人身上!

現在父親最大的心愿就是不想成為我和哥哥的包袱,父親真怕自己有一天躺在病床上,而我告訴父親:“如果真有那一天,我背您,兒時您背我,老時我背您,就像當年您背爺爺那樣,小時候您背我那樣,天天背您。”□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篮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