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06日 星期六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重振鄉村的精神高地

——讀周華誠的《草木光陰》

2019-6-17 9:40:26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秦延安

當城市膨脹的需要透支借用資源維持時,當鄉村空虛得在荒蕪中坍塌時,無地生根的我們,只能憑借回憶打撈精神的故鄉。著名作家周華誠在其新作《草木光陰》(新知三聯書店2018年7月出版)中,用詩樣的風雅和清新的文字,記錄自己與故鄉土地的歲月,為我們解讀鄉村重筑精神高地開啟了一扇明亮的窗。

故鄉是一代人的記憶,隨著城市化的進程,中國人經歷著有史以來最大的遷徙,從農村到城市,從泥土到霓虹。漸行漸遠的生活,讓故鄉的草木,成為一代人與土地、父輩、家鄉的記憶。《草木光陰》便是這樣一部記錄田園生活、找回既遠且近的故鄉記憶的散文集。全書共分為春、夏、秋、冬4個章節,68篇雋永的散文如同浙西暖濕的微風,再配上精美而寫意的繪畫作品,詩意盡顯。在書中,作者以農人的視角,記錄了農事隨著時令的展開,和鄉野景色的四季變換,文字粒粒飽滿、姿勢謙卑、泥香四溢、樸質良善如同豐熟的稻谷,讓我們與土地之間那種斷裂的聯系又重新建立起來。

鄉村擁有的不僅是艱辛的勞動,簡樸的生活,還有詩樣的風景。走進田野,就走進了自我。在周華誠的筆下,清晨的露珠、稻田里的聲音,都是可以觀察和聆聽的。他寫鳥鳴:“我一遍遍重聽并思想著,能把這十二秒的鳥鳴,用郵件分享給誰,呆坐了一會兒,手機屏幕上就漸漸地落了一層黃色的花粉。”他寫黃昏:“直到晚霞也沒有了,田野變得那么寧靜。微風吹來,還有些微的涼意。還有草香。我們藏在草叢間,仿佛跟世界捉了一個迷藏”……這樣的文字,生動而安靜,讓我們在閱讀中感知到因土地、季節、生長而帶來的秘密和歡喜,在尋覓內心的皈依中感悟到千利休茶道般的禪意。

從鄉野到城市,又從城市回歸鄉野,周華誠把晴耕雨讀的日常,耕作成令人羨慕和向往的生活,不僅將草木光陰種進了讀者的心里,更是讓我們從新審視當下,思考人生。比如節氣,“節氣這件事存在的意義,正是讓人不要走得太快,走得太急。”而現實中的我們,講的是日新月異,求的是追趕超越,卻常常忽視了光陰與節氣。一味的超前,讓教育孩子從懷胎開始,幼兒園要識字,小學要上奧數,拔苗助長讓義務教育階段的孩子比上大學還累;一味的超前,讓經濟發展一度輕生態,卻不想污染帶來的災難原比掙錢困難得多。沒有了青山綠水,當生命受到威脅時,錢也就成了一堆廢紙……“節氣就是規矩”,草木與人,都要遵循。只有足夠耐心的人,才能在光陰烹煮中享受到自然的果實。當你“蹲在稻田中間,注視一株水稻花時”;當你“趴在野草中,觀察一只纖弱的豆娘起起落落時”;當你在稻禾中間揮汗如雨,或當品嘗著自己勞作所獲的大米時——你會發現,“生活本來如此簡單而美好”。

鄉村不只是用來懷念的,更需要大家一起去建設。“房子變得高大,道路變得平坦。新農村建設使得村莊變得新起來,但卻無法阻止村莊里的人越來越少。”這就是現在的村莊。土地在荒蕪,故鄉在淪陷。但大家只是限于感嘆,卻鮮有人真去為它做一點什么。辭了公職回鄉下種田的周華誠,用自己的身體力行證明著,“農業不是一個供緬懷唾棄冷落的棄婦,而是一個從幕后推向前臺體面而又尊嚴的貴人”。雖然時代終究會朝前發展,但勞作的意義永恒。不管鄉村如何衰落或者落后,人類最美好的生活理想,依然是“瓦爾登湖”或者“世外桃源”般的安靜田園。我們今日懷念鄉村,不再是念舊,而是對一種久違的日常秩序,一種與大地親密聯結的懷念。我們想要重建鄉土,實際上是重建一個精神工程。

一片自然風景,是一層心靈境界。一座人氣旺盛的村莊,也是農業的基石和活力源泉。如何讓空虛的鄉村煥發出新興的繁榮來,我想這是《草木光陰》帶給我們的最大思考。□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篮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