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荏苒在衣

2019-6-17 9:38:29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潘玉毅

在漢語里,輕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詞匯。它動靜皆宜,既可以用來形容唱歌、跳舞,也可以用來形容塵埃、鴻毛。換而言之,不只靜物可以是輕的,“動物”同樣可以是輕的。

那么輕到底是怎樣一種感覺?它像吹面不寒的楊柳風,還是更像沾衣欲濕的杏花雨?或者,如燕子,如蜻蜓。眾所周知,燕子是很輕的,我們常用“身輕如燕”形容一個人身體輕盈、輕功了得。蜻蜓也是很輕的,宋人詩云:“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荷尖纖弱,蜻蜓能穩穩地立在上面,足見其輕。而我骨子里更偏愛唐代司空圖筆下的四個字:荏苒在衣。

荏苒在衣,仿佛一朵花簌簌地落在衣上,重新覓了一個枝頭靜靜生長,仿佛時光無聲無息地流淌,一轉眼已是百歲過。這種輕,叫人覺得詩意而難忘。

荏苒在衣,說的仿佛是風。“猶之惠風,荏苒在衣。”天朗氣清,惠風和暢,吹得人心里暖洋洋的。風停在衣服上是怎樣一種感覺呢?仿佛故鄉的炊煙起了,不知不覺間竟跑入人心里頭,催促著我們回鄉的腳步。拂衣輕撣,隨著空氣的流轉,風為我們送來了縷縷鄉音。

荏苒在衣,說的仿佛是雨,這雨須是細雨,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借一盞路燈的燈光看去,細雨如雪,像光陰化成了浮沫,一點一點飄浮在空中,僅一米高度也能落許久。蟲子飛來又飛去,細弱的薄翼都能把它們撞了開去,我們伸手去接,竟連指尖也沒有濕。

荏苒在衣,說的又仿佛是情感。《牡丹亭》開篇提到:“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都不知道什么時候萌生的感情,待到發覺,已是一往情深。有情是這樣,無情也是這樣。佛家有言:“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這兩句話本是形容釋家子弟禪定功夫了得,五欲六塵不沾身,如今卻裹上了一層貶義味道。

輕與重總是相對的,譬如時間,這個世界最輕的是它,最重的也是它,這些都與我們的內心和修為有關。武俠小說里經常這樣寫:“修為到了一定境界,可以舉重若輕。”細想來,我們所能留住的,也不過是“荏苒在衣”四個字以及這四個字在我們心中的美好。□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篮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