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我國煤炭的發現

2019-6-14 11:01:46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王曉峰

人類發現煤的歷史相當長,我國是世界上最早用煤作燃料的國家。我國煤炭的發現,是在約為距今6000年前的新石器時期,我國史書最早對煤炭的記載是《山海經》。

《山海經·西山經》之鸞鳥記載:“西南三百里,曰女床之山,其陽多赤銅,其陰多石涅,其獸多虎豹犀兕,有鳥焉其狀如翟而五采文,名曰鸞鳥,見則天下安寧。”鸞鳥是古代傳說的神鳥, 女床山就是今天的陜西省鳳翔縣的岐山,石涅又名石墨,即現在的煤炭。這一段翻譯成白話文即:往西南三百里,有座山叫女床山,山的向陽坡盛產赤銅,山的背陰坡盛產石墨。所產獸多是老虎、豹子、犀牛和兕。這里有一種鳥,名字叫鸞鳥,它一旦出現天下就太平無事。

《山海經》是我國第一部描述山川、物產、風俗、民情的大型地理著作,全書記載了40個方國、550座山、300條水道,100多個歷史人物和數百個珍禽異獸,是一部研究我國古代及中亞,東亞各族人民上古時代生活的重要著作,同時它還是我國第一部集地理志、方物志、民族志、民俗志于一體史料大匯編。它的記載,是可信的。

遠在3000多 年前,我們的祖先就已開始挖掘煤炭,并用這種“黑石”來取暖、燒水煮飯了。不過,那時候,它沒有規范的名稱,人們根據它的作用叫它石涅、黑金、石墨、石炭等。

煤炭的規模開采

在漢代,我國就已經建立了手工煤炭業,煤在冶鑄金屬(利用熱能)方面得到了廣泛的應用。我國煤炭規模開采有史料記載的是西漢時期,距今約2300年歷史。

著名史學家司馬遷著的《史記卷四十九·外戚世家第十九》篇章,在為漢文帝的竇皇后和她的胞弟竇少君作傳時,選擇了竇廣國為人挖煤,趕上舊煤坑崩塌,100多人皆死于非命,而唯獨他僥幸逃生的典型事例。然而,司馬遷卻沒有想到,他的這段記載,竟是中國乃至世界采煤的最早記錄。

《史記》是這樣記載的:“竇皇后兄竇長君,弟曰竇廣國,字少君。少君年四五歲時,家貧,為人所略賣,其家不知其處。傳十余家,至宜陽,為其主入山作炭,暮臥岸下百余人,岸崩,盡壓殺臥者,少君獨得脫,不死。自卜數日當為侯,從其家之長安。這段文字的大概意思是,竇皇后的哥哥竇長君,弟弟叫竇廣國,字少君。少君四五歲的時候,家境貧窮,被人掠去后出賣,他家中不知他被賣在何處,轉賣了十幾家,最后到宜陽。他為主人進山挖炭,晚上一百多人躺在山崖下睡覺,山崖崩塌,把睡在下邊的人全都壓死了,只有少君脫險,沒有被壓死。他自己算了一卦,斷定他幾天之內要被封侯,于是就從主人家去了長安。

史書中所說的宜陽,即今天的河南省宜陽縣。史書所記載的采炭地,也就是現在的義煤集團義絡煤業公司(原名宜洛煤礦),竇廣國不僅算義煤集團有文字記載的第一位礦工,也可以算是我國古代有記載姓名的第一位礦工了。

那時候,能召集百余名人工進行開采煤炭,規模已經很大了。據悉,1958年,考古發掘河南鞏縣鐵生溝冶鐵遺址(即今天的義煤集團鐵生溝煤業公司所在地),這是一處比較完整的冶鐵作坊,在遺址附近發現有豐富的鐵礦和煤層,遺址內有礦石加工廠,各式煉爐、熔爐和鍛爐,從另一方面也驗證了自西漢起,我國不僅進行了煤炭規模開采,而且還把煤炭廣泛使用于冶鐵等方面。

煤炭的井工開采

唐宋以后,我國煤的開采和使用更為普遍,而且采煤技術也日益提高。我國最早井工開采煤炭的記載是北宋時期,這些從河南鶴壁市北宋晚期煤礦的遺址中可以知道,當時的開采情況是先由地面開鑿圓形豎井,然后依地下自然煤層的變化開掘巷道。

明末著名科學家宋應星在他的《天工開物》中記載了當時采煤的方法:“凡取煤經歷久者,從土面能辨有無之色,然后掘挖,深至五丈許方始得煤。初見煤端時,毒氣灼人。有將巨竹鑿去中節,尖銳其末,插入炭中,其毒煙從竹中透上,人從其下施钁拾取者。或一井而下,炭縱橫廣有,則隨其左右闊取。其上支板,以防壓崩耳。”

譯成白話文大意是:有采煤經驗的人,根據地面上的土質顏色,就能判斷出地下是否有煤,然后往下挖掘。挖掘到五丈左右的時候,才能得到煤。剛見煤層的露頭,毒氣冒出能傷人。但有一種方法能排除毒氣。就是將大竹子的中節鑿通,削尖竹筒的末端,然后把它插進煤層中,那毒氣就能通過竹筒排出了。這樣一來,人便可以在煤井下用大鋤挖煤了。若井下發現煤層向四面延伸,可隨著煤的分布,橫打巷道挖取。但是巷道要用木板支護,以防崩塌傷及挖煤人。凡是煤層挖采完以后,都要用土把煤井填實。

宋應星的《天工開物》不僅記載了怎樣找礦、采礦,而且記述了排除毒氣(即瓦斯)和防止塌陷(冒頂)的具體措施和方法。而這時世界上的大多數國家還不知道煤炭是什么東西。

直到公元1271年,意大利著名旅行家和商人馬可·波羅跟隨父親和叔叔沿陸上絲綢之路經兩河流域、伊朗高原、帕米爾高原,歷經四年來到元大都(今北京),受到元世祖忽必烈的賞識,并擔任了元朝官員,馬可·波羅在中國的十七年時間里,走過了中國大部分地方。后來,馬可·波羅返回威尼斯后,在他的《馬可·波羅游記》中寫到了對煤的記載:“在中國,有一種黑石頭,能像木柴一樣燃燒,但火力卻比木柴強得多,從晚上燒到早上還不會熄滅。”

西方關于煤的最早文字記載始于公元315年,比我國《山海經》記載晚了八九百年;而英國則直到公元13世紀,才開始采煤,比我國晚了1400多年。□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篮彩预测